当前位置:澄海湖旅游都江堰的由来 都江堰最著名的景点是什么
都江堰的由来 都江堰最著名的景点是什么
2022-12-03

这次的川西之旅路途还是比较遥远的,但是我就是想给自己来点儿挑战,请好假之后,没有给自己留什么后路,就收拾行李启程出发了,因为是一个人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忐忑的,所以最终还是报了旅行团,但是建议还是不要和旅行团同行,太束缚了,也没有时间好好玩,但是也不十分的影响我观景的心情,而我们这一次的第一站就是著名的都江堰,快乐的旅行和我一起出发吧!

启程探索未知

在路上,耳机一直是我必不可少的“行李”。因为各式各样的音乐可以成为不同景色的调味剂,配对音乐的时候,你看到的风景将更具有张力。但这次的川西之旅,我形容它为,一次无法匹配背景音乐的旅程。

美好的都江堰

清晨,起了个大早,成都是晴天,我们随车前往都江堰。导游虽在细心的介绍但是很多人已经听不进去了,比如我......

都江堰鱼嘴全景

下午,启程前往阿坝州,对于沿途的风景,我想象过,也充满着期待,但在这长达5个小时的车程里,我却一刻也没睡着,甚至坐立不安。公路旁的湍急河水中,只见黄与白一路追赶,翻滚而下,黄色是泥沙,白色是河水与巨石撞击而出的浪,在河流两旁,植被稀疏的山脉沿河岸倾斜耸起,山的线条苍劲果断,正若威墙,侧如刃。

沿路风景

途中下起了小雨,山路险,蜀道难,坐在司机后面的我也算是感受了行车的第一点五视角。但是山里的天气还是变换无穷的,一会儿又开始万里无云了。

一路,导游几乎没有停下讲解08年512大地震时的情况,话题沉重得让人难过。

抵达阿坝州时,已经将近八点,天却还微微亮着,这个白天长得让人有些恍惚。

落脚藏民家 体验别样风情

落脚的第一餐是在藏民家吃的,接待游客已成为他们生计中的一部分,因此过程免不了商业化,藏民为表示欢迎,准备了一些简单的小吃,青稞酒、酥油茶、干酪、土豆

藏家小食

同行的游客大多没有下口,但由于我太饿了,这些简直是佳肴。

吃罢晚餐,藏家还设有舞蹈的环节。这户人家的最年长的姐姐手把手地教我,听得出她的声音已经因为过度用嗓而沙哑。我们到得晚,想必她已经接待过许多批游客了,但她却依然散发着活力和热情,我为之深受感染。

一位经济学家说“面包的营养不是来自于厨师的仁爱,而是他对利益的追求”此时此刻,愈发觉得这一棒打得狠了点。此时天色正泛黄,夕阳游走在阿坝州的上空,质朴的人情味溢了出来。

夜宿九寨沟的路上

再往九寨沟县走的这一段路店面基本为游客而开了,可见这个地方对旅游业的依赖程度,很多游客抱怨这样的旅程太商业化,但我觉得无可厚非,“原生态”、“原始”、“淳朴”这些字眼,往往和穷扯不开关系,少数民族穷着让过客“感受”,实在说不过去。

到达酒店,得知竟然还有一顿晚餐,原以为藏家的干酪已经是今晚的全部,我一下吃了三块,撑得不行。但仅仅几分钟,已经只剩我和小黎同学坚守在桌上,饭菜几乎没有被翻动过。

坚守阵地

住宿的酒店地形是一个拱峰型的半圆,均匀分布着楼栋,每栋楼分有小的房间,我们的房间在酒店最顶端的最顶楼,没有电梯。

高处不胜寒,高处还缺氧。

我们把行李连拖带拽送进房间后,觉得行李是住客,我们才是行李。因为压强小了,很多包装袋都涨得鼓鼓的,我想,我的胃现在应该也差不多吧,想着想着,很快在川西的夜色中把一天的疲惫放进了梦里。

DAY2:前往九寨沟

一睁眼,才意识到自己在一个六点已经大亮的地方,虽然窗外似乎是朦胧的阴天,但因为住在顶端,我们能看到遥远天边的一角撕出了一片湛蓝,说不定会有一个不错的天气。

走去景区的路上,看到身旁一处奇妙的景象,从九寨流出的蓝海和混着泥沙的河流交汇,形成鲜明的颜色对比。

碰撞

这奇妙的一角,把我对九寨的期待加满了。

上了游览车,从未觉得“仙境”的感觉这么强烈,车沿着盘山路一路向上,空气愈发沁脾。真的太美了,想不到川西的苍劲中竟然藏着这样秀丽,我认为九寨的山和水不是羞涩的一家小秀,它容颜如长卷,落落大方地现于游人眼前,出落得亭亭玉立。大片大片的海子像清澈的眼眸,纯净的琥珀,云烟缭绕着漫山遍野的树木,青葱翠绿,如用京剧中的角色比喻,九寨可是一个大青衣。

我们为了更仔细的探究九寨,几乎没有沿着指定公路走,全沿着木栈道行进,走了一个小时后,我们已经完全置身于它的美里,于是便决定放弃下午的行程,空出一天的时间细细观赏它。

我们走到1987版西游记中片头曲的画面取景地,珍珠滩瀑布。置身87经典的拍摄地,好像耳旁又响起那首儿时熟悉的歌“迎来日出,送走晚霞”。

走到这里,九寨已经出了第二次太阳,下了第二场雨。

九寨景区的游览路线呈Y字形,在一个节点处将分成两条路,游客基本是先乘游览车抵达Y字型的一端终点后,往回走逐个景点浏览。距离出口最远的景区,也就是Y的两端分别是两个面积比较大的海子(湖泊),我印象最为深刻的是Y的左端那个名为“长海”的湖。

它是最遥远的一个海子。在步行游览完Y的右侧后,很多游客因为体力不支,都选择不往左侧的顶点走,而是继续往出口的方向浏览景点。

在走完右侧的景点后,两人饿并暴晒着,但因为对美的执着,我们小憩了一下就换乘游览车前往左侧那个最远的景点。不知不是因为乏累,这路显得异常遥远,蜿蜒曲折,疲惫和困倦轮番袭来,我和小黎同学在车上趴着睡着了。

但,经历过曲折,终点常常充满惊喜。

长海

太惊艳了,它的蓝完完全全透彻了我的心,它仿佛一条深蓝色的丝带,蜿蜒卧在群山之间,祥和而沉静。栈道旁有一位大约35岁的男人,端坐在长木椅上,静静的望着长海,我们曾想坐在长椅上休息一下,但最后还是没有打扰他。

因为走了许多绕路的栈道,我们看到了很多藏着的美景,也算不虚此行。

从上午8点一直不停歇的行走,出景区已经将要下午6点,天丝毫没有暗下来的意思。回到房间后,楼下开始了“流行音乐鉴赏会”,听着应该是车载CD放的,我连爬起来看看的力气都没了。但非常神奇的是,这场“鉴赏会”让我感觉时空错位了,因为他的歌单里有萨克斯风的茉莉花、回家(爸爸最爱,小时候暑假每天早上都会被它叫醒,导致我有点条件反射)有“Viva la Vida”前几年我最喜欢的单曲。就在这些熟悉的音乐里,我看着手机,晚上8点多,窗外却还透着阳光,一下感觉时间轴完全混乱了,脑子里带着九寨的美,还有一些记忆,昏昏的睡过去了。

DAY3:黄龙景区

今日,我们要走的是海拔4000米的黄龙景区。

早听说高原反应非常难受,可能因为经过太多渲染,我特别好奇,以后缘于对自然的敬畏之心,没有逞强步行上去,选择搭乘缆车。

没想到的是,就算我们搭乘缆车,也不能直接到达“瑶池”,从缆车下车点到瑶池有将近四公里的距离,是个大坡。在海拔高的地方上楼梯确实比较费力,小黎同学叫停了两次,但我深觉停下的惰性会让我不想再动,于是我打算一个人先走,在顶端的瑶池等她。

经过一场攀登,天空、雪顶、寺庙、瑶池,圣洁而纯粹的美完整呈现眼前,让我觉得今天一行虽完全不比藏族人民三步一叩的信仰之路,却也是一场小小的朝圣。

回程时,变了天。零星的雨让路变得十分漫长,下致山脚时我全身都已经冰冷,小腿快没了知觉。

回到车上后,我打开了青稞酒和小黎同学一人喝了一些,想不到这却促成了她即将到来的后高原反应。

在回程的路上,依然需要翻过一个4300米的雪山梁子,那基本是藏民的放牧区,氧气稀薄。在海拔上升过梁子的时候,一阵浓雾袭来,紧紧包围住了班车,窗外伸手不见五指,能见度非常低。

回到饭店,同行的人后高原反应都渐渐来了,有的人胸闷,有的人没有胃口,有的人头疼不适。人体长期缺氧,确实会有一些症状,但是实则和长跑以后的感觉差不多,我并没有太在意。

此行我带了一些板蓝根、藿香正气液和小柴胡,为了防止旅途中的不适,想不到才第三天这种预备药几乎要被小黎同学这个药罐子给吃光了,想想还是有些好笑。

今夜的住宿依然地处3000米的海拔,且位于林区内,阴冷潮湿。洗了个热水澡后,我看着小黎没什么别的症状,安心的睡下了。

DAY4:茂县古羌城-天灾

下了一夜的雨,早晨窗外依然是滴答的雨声,不算大,但是节奏非常平稳,应该是场持久的雨。

早晨8时左右,我听到导游用成都话说:“什么,怎么会泥石流呢!不应该啊!”这时候,车上的乘客大都没有注意,但我已经预感不妙。导游不停的接电话,我从中听闻一些断断续续的词语:“小彬的家”、“我打电话给他 他电话打不通了”

我们今日的行程,是茂县古羌城。

很快,游客们都知道是茂县发生了泥石流,一名游客坐立不安地问:“我们不走那里吧?”导游几乎喊道:“怎么可能走呢,今早6点多茂县发生了泥石流 我朋友家里的人被埋了!”一瞬间,大家都沉默了。

十时左右,一位朋友微信问我,是否还在附近,附近已经开始进行封锁。就在经过事发路口时,看到新闻的妈妈也打来电话,我挂了电话看到手机推送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程度。

在松坪沟的路口,许多私家车被拦了下来,导游称现在已经不放行,只有救援部队可以进去,就算是当事者的亲属,也只能在门外束手无策。

接下来一路上,车内充斥着压抑而紧迫气氛,和大家一心想逃离的心情。路旁,河道因为堵塞几乎干涸,接连不断的大型救援车辆一辆接一辆。一路上,仅能看见我们一辆往外走的旅游车辆,迎面而来的都是开着双闪狠踩油门的救援车辆,这些看在眼里,我心已无暇担忧自身处境。

在这里,大自然让人心生信仰,也让人哑口无言。

到了茂县县城,几乎一片寂静。

古羌城里,有的人簇拥着讨论事态,有的人静坐听着广播,还有商贩拉着孩子观望天空一驾驾的直升飞机。讲解员说道:“平时这里十分热闹的,刚刚那边出了事,现在大家都死气沉沉,虽然这样,我还是想尽到我的责任,和大家介绍羌族的文化,让大家知道有这样一个的民族。”

DAY5:返程-一直在路上

成都和阴雨连连的阿坝州似乎是两个世界。

在熊猫养殖基地,暖阳雀跃在竹叶的窄缝里,和煦的风抚着孩子们灿烂的笑容,他们衣着俏皮,无忧无虑,在代步车里、在父母的臂弯和肩头上,憨态可掬的熊猫依然慵懒可爱,博得四海游人阵阵欢笑。

春熙路、宽窄巷子、锦里,处处人潮拥挤、摩肩接踵,通红的火锅滚滚如往,路边的吉他和声声依旧。川剧在唱,糍粑在煎,串串在烫,一切如故。

穿梭在城市人海里,我似乎也忘记了阿坝州连夜的雨,忘记了它的崇山激流,忘记了它盛夏六月仅仅6度的早晨。

我想,我该回家了。